南都讯 记者黄锐海 上周,全球重量级老鹰乐队终于飞临中国,并在9日和12日两晚分别于上海世博文化中心,北京万事达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完成了内地两场巡演。四名平均年龄超过63岁的“老鹰”依旧老当益壮地唱起《加州旅馆》。全场2个多小时的演出一气呵成,满场歌迷听得如痴如醉,畅快淋漓。

在前晚北京站的现场,北京万事达中心的上座率达八成以上。虽然老鹰乐队成军40年,现场没有花哨的舞台,但魅力依旧锐不可当。晚上7点40分,在全场歌迷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中,舞台上的灯光暗下来,乐队四名成员手拿吉他登场。四人的服装也是主打简洁风的格子衬衫、牛仔衬衫、牛仔裤。一首四人的合声作品开场后,《我的心在荒芜中等待》(Waiting In The Weeds)响起,舞台上的背景开始播放摩天轮、麦田、旋转木马。

随后,格伦-弗雷(Glen Frey)用中文问好:“你好北京,你好吗?”满场歌迷尖叫不已。随后其演唱了《阴霾已去》(No More Cloudy Days)。提摩西-舒密特(Timothy B.Schmit)的一曲《爱让我们存活》(Love Will Keep Us Alive),让全场歌迷第一次跟着唱。当代表作《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那熟悉的流畅的吉他前奏响起时,全场立即陷入沸腾。主唱唐-亨利边打鼓边唱,其沙哑的歌声让现场的歌迷听得如痴如醉,乔-沃什(Joe Walsh)的吉他独奏更是将现场的气氛带入沸腾,以至于该首歌曲结束后,舞台上面的灯全部打开,通亮的舞台保持了数秒来承接歌迷们不停的掌声。

提摩西-舒密特演唱《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I Cant Tell You Why)时,格伦-弗雷来到舞台的左侧演奏起了键盘。当舞台上的大屏幕上打出“请起立”的英文时,场地内的歌迷全部起立呼应。返场时,格伦-弗雷唱起经典歌曲《放轻松》(Take It Easy),满场歌迷边鼓掌边合唱。整场演出在唐-亨利(Don Henley)一曲《亡命之徒》(Desperado)中落下帷幕。

经过40年才与北京观众见面,对于观众而言也是一种特殊经历。与当年正当红时相比,成为经典乐队之后的老鹰乐队,作品经历了更多时间的磨砺,无论演唱、演奏也更加炉火纯青。也就是说,老鹰乐队此时来演出,就如同经历数十年陈酿的威士忌,更醇厚、更滑顺、更稳定。老鹰乐队的音乐依旧有着天然的流行性,好听、顺耳,又有好旋律,又有好的律动节奏,特别是大量吉他solo表演更令乐迷兴奋不已。在前天,现场观众最过瘾的莫过于大量的吉他solo表演。在演出中,乐手们没有换过服装,但各位乐手却在不断地换吉他(据说,他们巡演带了200把吉他),最后,吉他演奏都不过瘾,吉他手甚至会用人声模仿电吉他的音色,而这一切原本就是乐队演出中最令乐迷疯狂兴奋的。

一场演唱会就如一场争夺,舞台上的乐队与台下的观众是对阵的双方。老鹰乐队不仅只有《加州旅馆》,他们在一场两个多小时的演唱会上,很快就让观众进入老鹰乐队的音乐世界,观众在自觉不自觉中就已经被老鹰乐队引上道了。

除了老鹰乐队之外,昨晚演唱会的近万名观众也是演唱会成功的关键。前晚,尽管有崔健、那英、许巍等歌手到场,但观众的主体仍是普通的北京歌迷。去年,酷玩乐队在香港开演唱会,80%是外国观众。老鹰乐队在上海的演出,老外也占了近一半。而昨晚,演唱会观众中,老外大体只占1/4。而北京观众也不像过去欧美演唱会一样,更局限于圈内的摇滚歌手和热情的摇滚乐迷。昨晚的观众对老鹰乐队还是有一定的熟悉度,对许多好歌都有热烈的反应,并不像人们事先预料的那样只对两首歌感兴趣。而只喜欢一两首成名曲,一直是欧美演唱会在北京频遭冷场的最大问题。从昨晚看,观众的开放心态与对老鹰乐队的了解、喜爱程度都比以往强很多。事后,老鹰乐队的演出经理也表示,北京演唱会比上海演唱会气氛更好,观众也更热情。

对于老鹰乐队这次北京演唱会引起的热烈反应,有亲临现场的北京媒体作出分析,与港台演唱会相比,欧美演唱会更注重音乐,更硬朗、结实、给力,更有震撼力量,而华语音乐相对就显得绵软无力、无病、过于阴柔而弱不禁风。所以,多看一些老鹰乐队这样的演唱会对我们更有益。所以,多办这样的演唱会也是非常有良性与未来意义的,特别是华语音乐处于困境的时候。

老鹰乐队的演唱会如果可以视为北京欧美演唱会的拐点的线日北京工人体育馆鲍勃-迪伦演唱会恐怕更会成为年度文化盛事。2011年,欧美歌星乐队的北京演出很可能出现一个快速升温,甚至井喷的状况,无论是专场巡演,还是参加大型音乐节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