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原北京华联店面,与丹尼斯现持的大卫城之间仅隔了一个金博大近日,二七商圈再掀波澜。据知情人透露,二七原北京华联店面易主,郑州丹尼斯百货以超8亿元的价格接手。作为中原商业最早的引领者,二七商圈的复兴一

近日,二七商圈再掀波澜。据知情人透露,二七原北京华联店面易主,郑州丹尼斯百货以超8亿元的价格接手。

作为中原商业最早的引领者,二七商圈的复兴一直被寄予厚望。而丹尼斯在二七商圈坐拥以重奢品牌著称的大卫城项目,已然成为河南商业的地标,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现在又以超8亿元的大手笔拿下了原北京华联店,能否助推二七商圈再升级,上演一出“王者归来”?

地处郑州最繁华地段,作为曾引领中原商业崛起的风向标,二七商圈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会引发业界无数猜测。

2020年2月6日,凯德零售中国信托曾向新加坡交易所提交了一份公告,称其将CapitaMallErqi(凯德广场二七项目,原亚细亚五彩购物广场,即二七原北京华联物业)的全部股份出售给非关联的第三方公司。该项目拟售金额8.509亿元(约合1.652亿新加坡元),收购方将以现金方式支付上述交易,预计在今年三季度完成整个交易过程。

不过,凯德在公告中并未透露出该资产收购方的身份,称为“非关联的第三方公司”。其实早在2019年7月,自二七北京华联宣布从当年8月1日停业改造起,谁将成为该项目的接盘者便引得众人好奇,不过答案一直扑朔迷离。据一业内人士透露,在原北京华联项目以往的“倾慕者”当中,不乏像恒隆、北京华联集团、银泰、苏宁、大悦城等业界大佬。

7月5日,记者联系到了郑州丹尼斯百货相关负责人,询问丹尼斯以超8亿元拿下原北京华联店面的消息,以及下一步会如何规划此项目,该负责人称具体信息暂不方便透露。

对于原北京华联店面下一步的规划,丹尼斯方面未正面回应,不过,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原北京华联店面年岁已超15年,既有的物业条件是为了匹配当年百货业态所设计,显然已经不符合当前新零售的业态,加之该物业负一层面积较小,且无地下停车场,对于接盘者,考虑重建或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有人提出,从原北京华联店面所处的地理位置而言,与丹尼斯现持的大卫城仅隔了一个金博大,与华润万象城更是一路之隔,竞争的激烈程度接近“贴身肉搏”,无论做什么样的定位,都有一定难度。此次丹尼斯拿下原北京华联店也许“醉翁之意不在酒”,最终瞄准的有可能是华润万象城二期。

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分析,基于其对二七商圈特质的认识和对竞争对手优劣势的分析,丹尼斯拿下原北京华联店可能主要在于做强自己,其次在于特定竞争对手。而这个特定竞争对手不仅仅是一家,甚至不仅仅是二七塔以北区域商家,瞄准地铁客户应该也是他们的考量之一。原北京华联店的地理优势强于二七路和人民路,如果能够拿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规划取得政府支持,可以拓展开发的空间足以让丹尼斯一步走活。

“在这一块儿我不建议单一选择零售。”宋向清表示,在他2012年主持做的二七特色商业区发展规划中,这一块是做中原地区旅游超市的,如果丹尼斯能够走零售与旅游或文化兼容的发展道路,市场前景可期,尤其是如果该区域照此规划,对郑州乃至河南第三产业的拉动效应更强,取得政府支持的概率也会比较大。

宋向清预计,丹尼斯在二七商圈的布局不会终止,假以时日,在德化街周边购并一家大型物业,以补强其面向新青年追求新时尚定位之商超有可能是丹尼斯在二七商圈的终极一击。

近年来,郑州交通快速发展,客流逐渐被疏散,再加上商业项目日益丰富,中原商业不断迭代升级,逐渐由原来的单核向多核发展,有人怀疑,二七商圈早已风华不再。作为郑州商业最早的主战场和引领者,是否终将被“后浪”超越?随着自身不断的改造升级,二七商圈到底能否上演一出“王者归来”?

拥有近百年的发展史,二七商圈承载着不少河南人的消费和社交记忆。在宋向清看来,丹尼斯在郑州经营数年,而且仅在二七商圈已有两家大型商超,是最懂郑州和二七广场的大型商业企业。此次以8亿元价格接手北京华联店面,也从侧面证明了二七商圈的潜力和商业价值。

宋向清在接受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二七商圈最突出的问题是交通,鉴于二七塔的历史价值和周边建筑物特点,下穿式立体交通网络的构造具有可行性。二七塔周边一公里内如果全部规划为步行街区,非核准车辆地上道路不准通行,则二七商圈的交通功能弱化,商业和旅游功能强化,二七商圈可望以中国最大步行街区的身份成为中国商圈新翘楚。他举例说,目前德化街改造的大方向是正确的,赋予二七商圈更多的文化内涵,让文化与商业共生或可载入史册。

不过,宋向清也提醒,在二七商圈“王者归来”的过程中,应该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比如说通过拆迁将居民和小商户赶走,谁来支撑商圈商业?全部依靠外部居民和游客显然是不现实的,在交通还不顺畅的情况下,这样改造可能美了面子,丑了里子,看着好看,用着不便,二七商圈的阵痛可能变成长痛,他建议至少为中小商户预留一块遮风挡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