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市的229G公寓里,一个婴儿的啼哭打破这里的黑暗和寂静,而老丹尼斯-史密斯此刻正在焦急地踱步。

小孩子怎么能不哭呢?老史密斯的一家仅局限于一座廉价公寓的二层(这个公寓是叫做塔拉花园,面积1000平方英尺),而且小史密斯和她的姐姐De’Aira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

“我想要我的妈妈!”小史密斯在他的房间哭闹着。这些无助的瞬间时常在47岁的老史密斯脑海中浮现。毫无疑问,作为一个单亲家庭的家长,这段旅程对他来说实属不易。

老史密斯回忆道:“小史密斯不知道他妈妈在哪里,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她目前身处何方,所以我不知道应当如何向他解释这件事情。”

此时,老史密斯正坐在他在北费耶特维尔的房子宽敞的客厅里,这里距离229G号公寓只有2.2英里,但这段距离对他来说好像要走一个世纪。墙上挂着小史密斯作为2017年NBA选秀大会9号秀被达拉斯 小牛选中后的官方新闻发布会的照片。小丹尼斯本人此时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安静地听我们讨论他母亲——海伦娜的故事。

“我的人生中没有母亲这个角色,”小史密斯镇定的说。当被问到她母亲的情况时,他说道,“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我会慢慢告诉你们的。”

当下,小牛粉丝关注的是这个年仅19岁的小史密斯令人目瞪口呆的篮球技巧和惊为天人的身体素质。小牛队很难掩饰他们在第九顺位选中小史密斯的喜悦,并且马上认为他具备从司机手中接过权杖的潜力。

尽管曾因膝盖伤病缺席了整个高四赛季,这并不妨碍小史密斯带领北卡州立大学在大一赛季强势归来勇夺2016-2017赛季ACC联盟年度最佳新秀,顺便用他48英寸的弹跳和战斧扣篮成为YouTube 高光视频的常客。

除了篮球方面,小史密斯也想让小牛的粉丝了解他的性格。或许他们已经注意到当他用第三人称称呼他自己时,小史密斯总是加上“Jr”。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然他不会坚持要求把“Jr“和他的姓史密斯一起印在他小牛的一号球衣上。

“这其实是对我的人生的感谢,“他解释道,”我知道没有我的父亲我走不到这一步,是他一个人把我们兄妹养大。“

“是我父亲做到的,是他把我推向了我现在的位置和我拥有的生活,作为他的儿子小丹尼斯史密斯我非常感恩。我父亲对我的成长意义重大。“

1997年11月25日,小丹尼斯出生在费耶特维尔,尽管有争议说他出生在东北部十八英里外的古德温。

这是可以理解的,有144口人的史密斯家族的根在古德温,这座城的是老史密斯和哥哥还有他四个姐姐长大的地方。他们的母亲格洛丽亚是他们的单身母亲,她白天在玉米地和大豆地里工作,然后赶回家为她六个孩子做晚饭,晚上还要去工厂上班。

“我们或许是学校里最穷的那几个学生,但是我们能够吃饱穿暖因为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工作。”老史密斯说。他自己也有几个夏天在烟草地上开牵引车。

老史密斯每天坐学校班车去上学,他是学校的橄榄球,篮球,棒球三栖明星,有着非同寻常的速度和能力。如果要踢悬空球或者任意球,都是老史密斯上。

尽管他5英尺10英寸就可以灌篮,但他微笑的承认道:“我可不能像我儿子那样跳,”随后他又加上一句,“但他可不能像我一样奔跑。”

老史密斯当过军队预备役的劳改官,也做过一些其他奇怪的工作,最后成为了一个透析仪器技术员。

当他和海伦娜在1995年有了De’Aira的时候他们一家依然住在古德温。两年之后,小丹尼斯降生。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这个家庭的成员数从四个变成三个。

1998 年11月,老史密斯带着13个月大的小丹尼斯和他姐姐搬到了塔拉花园。

这个诞生在section 8条款(有政府补助的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廉价房屋的政策)下的廉租房建于1980年。

“老史密斯是家长的榜样,”在塔拉花园工作28年的管理员菲尔罗登回忆道,“你从没见过他的孩子在外面跑,除非社区举办活动或者他送孩子们去上课或者训练.”

De’Aira和小史密斯的篮球启蒙是从和他们的表兄弟和邻居家的小孩打球开始的,他们在小史密斯奶奶的家里打球,那是一座两幢流通的活动房车。

小孩们天天在老史密斯给他们划分的草地上打篮球,时间长了那片草地变成了一片沙土地。就是在这里小史密斯学会了运球。也正是那些尘土,鹅卵石和地上的一道道裂缝磨练了小史密斯的运球功力。

老史密斯的朋友也这样建议他着重培养他儿子的运球能力,因为这样,即使将来在身高上吃亏,他都可以用他娴熟的运球技巧弥补他身高上的不足。

就这样,老史密斯要求小史密斯带上手套运球,并且把他运的篮球用塑料袋包起来运。

当小史密斯6岁时,老史密斯看到了儿子的天赋,为了不让儿子继续在球队中担任教练儿子的替补,老史密斯买来了书和录像带自学当教练,随后正式成为了小史密斯球队的总教练。

这个父子领衔的AAU 球队在七,八年级级别的国家级锦标赛中取得了第二名。与此同时,小史密斯已经在和比他年长两三岁的孩子们比赛了。

当小史密斯13岁的时候,小史密斯认为他灌篮的时候到了。那一天在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当他的父亲和球队助理教练,前阿拉巴马-伯明翰大学球员罗德里克-布朗正在让小史密斯和球员们在体育场的台阶上练习奔跑和单足跳时,小史密斯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打板单手的扣篮。不像其他孩子一般用网球完成,小史密斯的第一次扣篮用的是标准的篮球。

“两周之后他在比赛中完成了一次大风车,”布朗说,“他从什么都不会到完成大风车仿佛在一夜之间完成,我之前从来没见过有人做到过。”

从那以后,小史密斯在史密斯运动中心的比赛开始变的人满为患,人们必须要站着看比赛,球迷们早早来到球场抢座位,甚至警察都不得不来维持秩序。

229G公寓成为了老史密斯为塔拉花园的孩子剪头发的地方和小史密斯和他的队友们经常过夜的地方,他们睡在老史密斯拖到客厅的床垫上。

每一周,塔拉花园的业主“安妮小姐”拉姆布莱特会教社区的孩子们学习圣经,小史密斯和De’Aira总是坐在最前面。此外,塔拉花园的管理人员也经常组织像家庭露天烧烤的夜晚户外活动。

“你会看到小史密斯野餐时经常手里拿着热狗和饮料,”拉姆布莱特轻轻的笑着回忆说:”小史密斯和De’Aira都是非常聪明和有礼貌的孩子。他们的爸爸总是提醒他们什么是应该做的:“学圣经,去练球。”

“如果我当时随波逐流,我现在也会麻烦缠身。”小史密斯说,“我没有去贬低他们,这只是他们的选择,我们现在关系依旧不错。”

他说小时候当他和塔拉花园花园的小朋友一起在外面打球的时候,他总是知道当街灯亮起的时候马上冲刺回家,或者至少当老史密斯冲出229G的门吼叫“小……史……密……斯!”的时候他已经快跑回家了。

老史密斯说那个年龄小史密斯和别的孩子的不同的是他总能听进去他爸爸和其他大人的话。

“我知道他很小的时候有多么优秀,”老史密斯说,“我想让他能够对他做的事情有足够的专注。他做到了。现在是他得到回报的时候。”

对于小牛队主帅而言一个潜在的消息: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让小史密斯更能听进去,除了他的父亲之外,便是他73岁的奶奶,史密斯家族的女家长,格洛丽亚-史密斯。

从普鲁勒特工厂退休以后,她用积蓄买了一辆2014款日产Altima,但是当知道小史密斯仍然在恢复他的膝盖并且要离家去北卡州立大学打球时,格洛丽亚把Altima留给了小史密斯。

大家总是记得格洛丽亚主持的史密斯大家庭的星期天下午的正餐。每次大约都有30人参加,格洛丽亚总是做饭的那个人。

少有的一件格洛丽亚认为比做饭更有趣的事就是“聊闲天”,她的家人这样说。当她参加小史密斯的选秀夜时,她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和带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她骄傲地向一位来自达拉斯的记者展示她们一家人的照片和有关小史密斯的文章。

“当纽约在第8顺位跳过小史密斯时,我开心的像个傻瓜,”她说,“因为我们知道他要去达拉斯了。”

格洛丽亚展示了她的披风,上面有她儿子和孙子的荣誉,包括小史密斯的ACC年度最佳新人和北卡州立大学的大卫-汤普森年度最近球员奖。

格洛丽亚是印第安人的忠实粉丝,当小史密斯说到他现在要成为达拉斯牛仔队的粉丝时,他重打了一下小史密斯的手臂,尽管她准备好了在她的前廊挂小牛队的队旗。

她还被问到是否担心她十九岁的孙子第一次从北卡州搬到得克萨斯州并且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

“我不会告诉你我不担心的,”她说,“是的,我是担心,但是他们(小牛队)能把他照顾的很好。”

当格洛丽亚同记者讲话的时候,小史密斯扑通落在他们中间并且把头靠在了他奶奶的肩膀上。

根据NBA 新秀薪金制度,小史密斯下个赛季将能获得270万美金并且保证至少能在职业生涯前两个赛季赚700万美金,其中还未包括赞助商的合约。

但是这个晚上,小史密斯问老史密斯要钱去吃点东西。小史密斯说他对钱没有什么打算,但是他知道他第一件要买的东西是什么。给奶奶买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SUV。她已经提出来了。

“当你回达拉斯时,”她告诉小史密斯,“你快让马克-库班给你签支票,这样我就能去提车了。”

直到小史密斯提前入学到北卡州立大学之前(小史密斯以3.9的GPA从三一基督高中提前一学期毕业),他和老史密斯还有De’Aira 一直住在229G号公寓。

就在2015年夏天小史密斯在加州举行的全美高中顶尖篮球手展示锦标赛膝盖受伤后,安妮小姐在塔拉花园的停车场见到了他,并且弯下膝盖为他做了祈祷。

就在6月22号的当天晚上,在小史密斯在第九位被小牛队选中之前,安妮小姐托她的孙女给小史密斯发了条短信,表达了她对小史密斯的骄傲,自豪和爱。

并且在2007年,老史密斯借助Section 8政策的福利进入到费耶特维尔大学学习,在2011年取得了社会学的学位。

“这就是我们的理念,”从1981起就是塔拉花园的管理者的雪莉西蒙森说,“我们很骄傲的看到住户们把我们这个项目物尽其用,并且过上更好的生活。”

De’Aira为小史密斯感到激动,但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回忆和弟弟在小时候一起玩的瞬间。打一对一篮球,当爸爸在打垒球的时候一起去抓萤火虫。一起去上学,中途去Bojangles餐厅吃桂皮饼干。然后一起打游戏到很晚。

“这让我们变的很亲近,”她说,“我们形影不离,无论我们去哪里,无论发生什么。”

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他们的妈妈海伦娜,一年回几次家,有时会带他们去海滩。“有一次我们穿过街道去买火鸡三明治,我想小史密斯一定记得。”De’Aira 说。

但是五年级以后,孩子们有好几年没再见过他们的母亲,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De’Aira的大一学年。那一年她帮助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取得了21胜7负的战绩。

她说在大二之前的暑假,她重新开始去教堂,不久后,一位家庭成员打电话告诉De’Aira 说她的妈妈找到了,她的姨妈和表兄弟立刻带上De’Aira连夜赶到佐治亚让让她们母女团聚。

从那以后,De’Aira 休学两年帮助她的母亲,并在上个赛季重返校园和篮球场,单赛季拿下了六次两双。

尽管海伦娜住在弗吉尼亚州,De’Aira和小史密斯说他们和母亲一个星期要通好几次电话。

或许这便是那另一个故事。至于未来的故事,我们拭目以待。现在唯一肯定的,就是小牛队已经得到了这个看起来年少老成,年仅19岁的控球后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